Google book:432pp https://goo.gl/Oi2xmL

『拍攝城市就如拍攝情人一樣,除了拍攝外貌也得拍攝內心。』 我拍攝了大阪的另一面,並無冒犯或瞧不起之意,只是因為每天僅有一段很短的時間才可與攝影獨處,如果大阪是一位情人的話,那就好像大家歡聚過後、等待梳洗之後返回各自崗位上的情況,而我拍下了相遇的回憶。